从优步争议看共享经济

优步于2009年成立,几年来征战全球,成为最大的手机叫车应用服务商,引发各地出租车司机的怒吼抗议,让各国政府伤透脑筋。优步还跨足汽车金融、快递送餐、无人机物流、无人驾驶汽车等领域。但优步引发的安全议题和不公平竞争等争议,无形中也带给大众对“共享经济”的疑惑。

优步(Uber)现象挑战许多国家的法律,但在出租车产业垄断严重的美洲和亚太若干国家,当地政府采取“拥抱创新、降低冲击”的态度回应消费者需求,顺势推动产业改革转型。但优步虽自称“共享经济类型产业”,很多人也因优步而认识“共享经济”。不过若以“善用闲置资源”这项共享经济的初衷来看,要说优步是“共享经济”可能有待商榷。

越来越多地区接纳优步

出租车产业在不少国家被视为“准大众运输系统”,市场准入门槛高,对司机资格有考核机制,并规定起步价和费率等,部分城市甚至管制牌照总量。这种特许经营制度多半会使出租车形成垄断局面,损及消费者权益。

《悉尼晨锋报》的一篇报导说明澳大利亚乘客多年来的无奈。该国出租车行业服务品质普遍较低,但利润惊人。平均3个预约乘客就有1个被爽约。而收费系统提供商2002~2012年营收大增2倍,税前息前折旧摊销前获利成长达56%。

悉尼大学访问学者彼得.阿布里森研究后表示,1990~2008年悉尼出租车牌照仅成长20~25%,同期顾客运输需求则倍增,导致车费高居全球第4贵。但这种情况在优步2014年进入巿场1年后就发生根本变化,不但促成政府宣布《出租车产业创新改革》,维多利亚省今年8月更宣布2年后让传统出租车牌走入历史。

首都堪培拉2015年10月30日率先让优步合法,并将2016年的出租车牌照费减半。为安抚原本在特许行业管制下营运数十年的传统出租车业者,并引导他们转型,澳大利亚提供现有车牌持有者税费优惠,甚至作出补偿,祭出随车资征收附加费的新措施。

优步合法化随后在澳大利亚出现骨牌效应,遍地开花。不到1年内,全澳6个省、2个领地现在只剩北领地尚未开放优步。而北领地新任省长迈克尔.甘纳的竞选政见也包括让叫车应用服务合法化,优步在全澳合法也指日可待。

与在欧洲处处碰壁、在日本“慢热”的情况大相径庭,尽管同样面临传统计程车业者抗争,美国、加拿大、墨西哥、巴西和中国、印度、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正加速叫车应用服务业者的合法化。

在美国,加州公用事业委员会早在2013年9月就通过新法,创造新运输类别TNC加以监管,规定经营者须取得营业执照,司机必须接受犯罪纪录调查和训练课程,并强制投保至少100万美元的商业责任保险,成为全美首个让叫车应用服务合法化的州,也在全球率先将此新产业纳入监管。截至目前,叫车应用服务在全美34个州逾69个城市被合法化。

以色列新平台首重公益

但不少专家认为,拥有浓厚跨国资本主义色彩的优步其实并“没有共享”。以色列新创公司拉祖兹(La’Zooz)近来出现即时乘车共享服务平台,不仅搭车的人不用付钱,而且主张社会责任、环保、资源最大化和财富公平分配等高于一切。

拉祖兹在希伯来语中是“移动”的意思。该公司运用区块链技术,复制广受欢迎的比特币“去中心化”概念,不使用集中的网络平台呼唤出租车,创造不被任何人持有的“分散式”乘车共享服务。

彭博社引述该拉祖兹共同创办人沙伊.兹鲁夫表示,他希望开创“反优步”。因为后者打着“共享”旗号,却让司机与乘客只能被动接受第3方定价,增加交通压力,“讽刺的是,我们目前的道路空间和运输费用主要用于把空座位从一个地方移动到另一个地方,这是个非常隐蔽的事实,成千上万空闲汽车座椅多年来都没人乘坐过”。

这个来自特拉维夫的即时乘车共享社群计划堪称乌托邦式愿景。根据拉祖兹官网规则,成员根据所在区域的需求自行决定需要多少辆车,一旦所属“社区”注册车辆达到群聚效应,共乘服务就会开启。所谓群聚效应是在一个社会系统中,某件事情的存在已达足够的动量自我维持,并为往后的成长提供动力。

官网提到,社区共乘服务开启后,乘客在不透过第3方认证的情况下,对顺风车司机缴付类似比特币的虚拟货币祖兹代币作奖励,司机未来也能用其享受即时乘车共享。而想成为拉祖兹司机的人,只要开启手机应用并驾驶超过20公里即可。推荐新用户和分享活动数据的使用者也会得到虚拟货币奖励。目前这款应用已可在安卓系统运作,iPhone版还在开发中。

拉祖兹强调社区贡献和社会责任,司机不把提供空座位当做换取报酬的商业行为,这样的共乘可使路上行驶汽车的空座位占用率最大化,并可减少路上的汽车数量,真正解决尖峰时段的塞车问题。更具吸引力的是,享受拉祖兹服务的车资约仅优步的1/10。

乘车共享成时代新常态

巿场大饼被叫车应用鲸吞蚕食的传统出租车业者对各国政府施压,要求阻止优步等提供新型态服务的业者进入巿场。但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智库、拥有57个会员的政府间组织国际运输论坛发表题为“基于应用乘车与出租车服务:原则与规定”的报告,认为应将叫车应用服务规范纳管,并建议政策鼓励传统出租车业者学习创新,以期更符合消费者需求。

报告写道:“政策应该促进可以达成公平享有、安全、消费者福利和可持续性等政策目标的创新。这很可能促成出租车服务巿场放宽进入的管制和运费规范。”报告建议新规定应简单且普遍适用,甚至认为将二者进行差异化管理已越来越没必要,“主管机关应避免将服务提供者分门别类”。

与此同时,拉祖兹的乌托邦实验才刚开始,但乘车共享可能正逐渐成为常态。摩根斯坦利今年6月发表题为“汽车2.0对全球投资影响”的研究报告蓝皮书,认为未来汽车产业荣枯将不只依据销售数字。摩根斯坦利全球汽车研究分析师亚当.卓纳斯认为,随着乘车共享和无人驾驶车的普及,“行驶总里程数”这个指标更能同时反映车巿景气和汽车产业新兴商业模式。

报告表示,乘车共享占2015年全球汽车行驶总里程数的4%,预估2030年将达26%。报告预估,2030年全球汽车行驶的总里程数将达196亿英里,远高于2015年的102亿英里,增长幅度也远高于同期预估汽车销售成长,代表乘车共享将更普及。

拉祖兹在官网自称“以公平的价格,为相似目的地的人们创造优秀的共乘体验”。这款应用被称为代表“资本主义时代的落幕已经开始”,但它能否把世界推向“将私家车与其他前往同一方向的人分享,不用于商业营利”的乌托邦,甚至应验媒体所称的成为“优步杀手”?还是已成为最大“独角兽”的优步终将变成更强悍的“怪兽”?只有时间才能回答。

关于优步问与答

问:优步的业务范围?
答:高档车或一般车款的预约载客、共乘、快递、送餐、直升机载送服务。发展无人驾驶车队,并规划以无人机做食品物流。优步还在某些地区推出固定路线搭乘服务,以及开车还贷的汽车金融服务。

问:优步的终极目标?
答:执行长特拉维斯.卡拉尼克2015年曾说:“我们的目标是让优步的服务变得更高效,汽车被最大程度使用。对多数人来说,这比自己买辆车便宜得多。”优步的终极目标并非仅是终结私家车,还将与所有交通方案竞争,“让交通运输工具如流水般可靠且无处不在”,并透过汽车金融服务终结全球汽车经销商。

问:估值和主要投资人?
答:2016年中估值625亿美元。创始初期主要得到硅谷天使投资人挹注资金,目前知名天使投资和风投人包括高盛集团、亚马逊创办人贝佐斯、谷歌、百度、沙特阿拉伯主权基金等。

问:有关优步的争议?
答:营运模式受到消费者喜爱,但引起各地出租车业者强烈抗议不公平竞争。另外,优步往往登记为境外公司,收取的司机抽成费用不透明,在许多国家造成税收问题。

问:禁止优步的政府?
答:中华民国、日本、韩国、德国、法国、西班牙、葡萄牙、比利时、荷兰、瑞典、美国部分州等。

问:优步合法化的政府?
答:菲律宾、美国多州、澳大利亚多省、墨西哥、巴西圣保罗、中国等。

捐钱“洗白”救形象 空中食宿豪捐助游民

在纽约州10月21日正式通过禁止短期租赁的宣传法案,令优步以外另一个共享经济的代表空中食宿(Airbnb)的网站变成违法,打击其在美国市场的业务后,这个网上最大旅游住宿平台在美国第2大市场洛杉矶捐出10万美元,希望立法为游民建家园,并改变形象。

空中食宿一直被批评为令租金上涨的罪魁祸首。(官方图片)
空中食宿一直被批评为令租金上涨的罪魁祸首。(官方图片)
洛杉矶市政府提出名为“HHH”的提案,旨在解决当地游民的居住问题。而空中食宿成为最大捐款者之一。但最讽刺的是,一直以来空中食宿都被批评是令租金上涨而导致更多人无家可归的元凶,所以即使慷概捐款10万美元,也被认为难以洗脱污名。

这项捐款的时机也很敏感,因为该公司不但在纽约受挫,洛杉矶市政府也早于6月已通过短期出租限制每年不得超过180天。此时捐款“洗白”意味很浓。而今年8月1日起,洛杉矶政府和空中食宿达成代收旅馆税协议,向客人多收每夜租金的14%,每年可为洛杉矶带来近600万美元收入。

空中食宿成立于2008年8月,总部位于美国加州旧金山,目前在192个国家3.3万个城市共有超过50万笔出租资料,让旅行者可通过网站或手机发布、发掘和预订世界各地的独特房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