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总裁雷军:志不在如何通过天使投资赚钱?

互联网手机

雷军不甘心。

“如果有志于赚钱,天使投资会很愉快,但我志不在此,可能这么说别人会觉得我矫情,但的确如此。”他想像中,一个好的天使投资人最好在退休的状态,主业是打高尔夫,享受给予信任与挣钱的过程。 “我一上来就跟创业者说不要投票权,不要听我的意见,你知道这多可怕吗?”这就像战士手里拿着刀不能上战场一样难受,他还想享受干活、亲身创造的快感。“再次创业,一定要满足我喜欢、我擅长,而且足够大的市场机会。”

方向来自于专心做天使投资的几年里,雷军对移动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的深入观察。 “移动互联网是软硬一体化的体验,我看了移动互联网5年时间,琢磨完了,开始研究终端,国内所有的厂商都去看过了。发现所有的终端都不够好。”雷军说。他想打造能拥有死忠发烧友的顶级智慧手机。

雷军爱玩手机在他的朋友圈子里是出名的。 iPhone系列一出,他每次都买若干个送人。最近MIUI(小米开发的手机作业系统)推出的微博应用“我是手机控”中,雷军的不完全的数据显示他在16年里一共用过53部手机!有一次,他和黎万强一起吃饭聊天,黎万强说想从金山离职,雷军说那不如和我一起创业吧。 “我当时立马就反问他,是不是要做手机?”黎万强说,现在雷军手机包里总是装着大概10部手机,随时研究。

最初,雷没有下定决心自己做,他想过是不是有手机厂商可以按照自己的思路转型,他曾经想过投资魅族,但“越深入越发现此事复杂,风险大”,他渐渐坚定了自己做的念头。

但闯入脑子里的第一个感觉竟然是害怕。 “我好多年没上过战场、没磨过刀,这几年都是在旁边支招,现在要上战场,你说这个仗怎么打?”但他同时又安慰自己:好在这几年也是枪不离手马不离鞍,时刻备战,如果真是刀枪入库、玩了几年高尔夫回来,这还真干不了。

2009年底,雷军度过40岁生日,心里对自己说,开始干吧。 2010年初,雷军对终端的思路初步成形,4月,创办小米科技。雷军最初对创业的犹豫还来自于团队的缺乏,他只工作过一家公司,所有的子弟兵都在金山,但他出于与金山的关系,不能拉任何人出来。庆幸的是,在担任UCweb董事长期间,因为业务关系他和时任Google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的林斌结识。在雷军走访手机厂商时,林斌也在代表Google中国做同样的事情。雷军经常和林斌见面长谈至深夜,但没有提过创业,“我当时就奇怪,还想他可能想投资我创业吧。”林斌说。到最后,当双方对彼此的了解几乎超过家人,林斌说他想离开Goog​​le创业,雷军才对林斌说,不如一起做吧!林斌的加入(出任总裁)终于初步解决了雷军没人可用的局面,小米最初的员工,大多是林以前在微软和Google的同事。

雷军林斌们认为“软硬兼施做终端”有戏的判断依据是:第一,未来将是移动互联网的天下,移动互联网的规模是PC互联网的10倍以上。第二,手机会取代电脑成为大众最经常使用的计算中心,现在还完全没有手机做到,即使苹果也是以电脑为中心。第三,现在和苹果竞争的都是硬体公司,所以他们没有办法和全能型的苹果竞争。

这几年投资让雷军成为彻底的互联网信徒。在他心中:互联网不是工具,是观念,用互联网思维做任何产品,都有成功的机会。为了验证这个说法,他主动提及他的一个投资项目:ufo迈众。按照公开资料,这家公司是2009年1月在淘宝开了第一家网店,经营时尚女鞋,8个月成为女鞋销量第一品牌,每月销售额环比增长30%-50% 。雷军说这家企业是典型的互联网模式:每天机器都自动上网抓取新发布的鞋款,放入数据库,设计师根据数据库资料设计鞋款,放到淘宝店等待客户下订单,订单量大的鞋款则被快速生产。这个过程将传统企业120天到180天的生产流程缩短到30天之内。 “用互联网方式做手机,同样会对传统工业造成颠覆。”雷军说。

但是,一开始小米并没有为自己找到恰当的占领手机阵地的入口。他们曾经做了一个小产品:小米司机,供用户下载安装到手机查违章记录。结果用户体验极差,如果没有违章,用户查不到任何结果,有违章的话,用户又超级郁闷。雷军对此一经察觉,立即放弃。还有其他一堆产品,做得快,放弃得也快。

半年很快过去,直到2010年11月,小米团队抓住了Kik。 Kik是原创于美国的手机即时通讯软体,在美国仅推出两个月就获取300万用户。某天,雷军正要出门,被小米同事拦住让他看这款产品,“我只看了15分钟,立马意识到这是机会,说OK,Go ahead。”雷军说。这就有了模仿Kik的米聊,一个月后出台,这是中国第一款类似Kik的产品。

米聊捅破了小米发展方向的那层窗户纸,为小米找到并快速积累起大量用户。但是某种程度上,雷军“背叛”了曾经的自己。他承认,在做米聊时,他有一些压力,有心理障碍,他的压力来在于成名人物雷军一直强调自主创新,怎么能跟中国互联网其他创业者学“抄”美国呢? “后来我想我归零了,他们能做凭什么我不能做?QQ不也是抄的ICQ,后来也做得完全不一样吗?为什么我抄就被骂?我就是要抄给大家看一看。”创业者雷军在变“野蛮”。

参照凡客、UCweb、多玩等公司的经验,雷军为互联网产品下的定义是:专注、极致、口碑和快。快是第一要义。一直以第三方民间团队形式发布MIUI操作体统的团队,以互联网方式快速迭代更新,从而积累大量用户。 MIUI团队的工作状态是:每周五发布,周日之前收集用户反馈,周三之前将成百上千份反馈评估论证,找到需要尽快修改完善的功能,一两天时间做完,周五再发布。 “我们团队的人随时都在论坛,最近距离的接近客户,所有付出都能在最短时间内得到反馈,这种情况让人工作一直处于兴奋状态。”林斌说。

未上市的小米手机,是否与雷军投资的凡客合作尚未完全确定,但肯定将采用线上销售的方式无疑。从做卓越网开始,雷军就提出,电子商务要做口碑,希望小米在一部分核心用户中先建立良好口碑,再通过网路行销的方式波及更广阔的受众。这是异于目前所有手机厂商的策略,成效如何,有待验证。

目前米聊、MIUI和手机是完全独立的三项业务,但小米已经推出通行证服务,将原来独立的MIUI系统账号和米聊系统账号统一,这个账号以后将能登陆小米各系列产品。在雷军团队的设想中,小米的未来从服务到作业系统到手机,将做“云、管、端”的整个链条。

胜算几何?

雷军认为,小米已度过了初创企业的危险期,“对于创业公司来说,思路被验证可行,团队靠谱,并且有了足够的钱。这就是初创公司闯过的第一关”,可以撒腿快跑了。

这个说法也许有些乐观了。目前小米所展示的一切不过是刚刚拉开的序幕,这其中,手机硬体将是所有问题的集中点。通过软硬结合的方式提供互联网服务,国内也有先例,探路者正是中国互联网的两座大山:腾讯在去年与华为合作推出了HIQQ手机;而阿里云手机也即将在市场上推出,这是阿里巴巴和硬体厂商天宇的合作成果。目前还未看出腾讯和阿里巴巴的策略是否可以成功,但至少资源雄厚的两家厂商,都不敢大胆尝试不依靠合作而独自踏入一条未知的河流。

林斌说,小米考虑过这种模式,但是最终认为这种方式无法将硬体做到极致,无法提供极致的用户体验。所以才冒险选择了“手机,小米造”这条路。

尽管雷军从摩托罗拉挖来周光平为首的手机研发设计团队,但林斌仍感叹,创业以来最大的困难,就是“硬体实在太难做了”,事涉供应商、供应链以及手机将来的服务体系等问题。副总裁黎万强也同样认为只有手机上市三个月之后,小米的危险期才算真正过去。

IT知名评论者洪波说,“’世界顶级的智慧手机’至少得有’世界顶级’的硬体设计和开发能力与之匹配吧?这一块是雷军从未接触过的,这是最大的风险。如果能像凡客那样,从白领买得起的品质入手,或许比’世界顶级’更靠谱一点。另外,小米的未来,必定是巨额资金的持续投入,但这需要一个个阶段性的支点来撬动。一个环节出现闪失,就可能让整个梦想难以为继。”

2010年,小米融资4100万美元,公司作价2.5亿美元,而照雷军估算,如果要做成他心中所想,总投资得到5-10亿美元。 “这对于投资者来说,是相信就有,不相信就没有的事情,他们选择相信我。”雷军说,“4100万美元里有创始团队56人投的1100万美元,泡沫不泡沫,就这样了。”

个人名声赋予雷军融资极大的便利,却也在某种程度上绑架了雷军。其一,表现在不少人想搭雷军便车,既想看雷军投什么就投什么,也在不断地塞给他一些投资资讯。说到那个2亿美金的Follow-on基金,雷军说,“无数人给我主意。比如说我爱好古董,人家就说,你要不要搞一个小古董店,于是我就搞一个小古董店。但这不是什么特别大的事儿。”尽管如此,看创投圈里的项目,将始终占据他的精力。其二,名气让他怕失败。几个月之前,他的好友孙陶然转发了一条雷军参与创建小米科技的微博,“我刚转发,就接到他电话了。”孙陶然说,之后孙删除了这条微博。雷军的不少朋友也是直到小米成立近一年后才知道他创业的消息。 “这次创业,是在极度保密的情况下做的,在没人关注与讨论的时候,可以真实地去试自己想要做的。”或者,以雷军的精明可能也盘算过,悄无声息的潜伏与创业,胜过大叫大嚷让大公司提高警惕、对其进行绞杀。

直到7月份,随着小米手机即将出炉,更由于求伯君成功请回雷军出任金山董事长,小米团队才不得已亮相于公众,雷军才不得已明确表态他将对小米全情投入,以稳定小米投资者与团队的信心。

尽管雷军表明了小米在他日程表与心中NO.1的位置,但他天使投资人角色、几个董事长的职务都不是闲差。雷军真的觉得自己有足够的精力可以包揽诸事吗?

“我也没有觉得我无所不能,”他回应说,“我能干的就是我那点点小事。得到天使投资领域里,是大家相互支援和帮忙,如果运气好,选创业者选得对,就做成了。那个Follow-on基金,只是天使投资的衍生产品,比如说你投10个项目,觉得5个项目特别好,别人再投资的时候你想跟,但是你自己个人钱跟不住,就可以用这个基金跟,所以你可以把它理解成天使投资一部分。在小米,我与林斌实行two-in-one box,他分担了我很多事务与决策的压力。”

但他实在需要记得太多事了。小米科技搬过一次家,有天晚上黎万强突然接到雷军的电话,问他新公司地址在哪?因为在公司搬迁仪式上他作为董事长被要求去开门,“我老婆说有没有搞错,他都不知道新公司在哪。”黎万强说,“这在以前的雷军身上不可想像。”黎万强举这个例子想说明雷军的从容与不拘具体事务,但是否也从另一个方面看到雷军身不由己地无法专注?

目前为止,雷军并没有流露出他的焦虑与不胜负荷。在身边朋友看来,40岁后的雷军变得更加从容、真实和有情感。虽然,爱玩的好友孙陶然依然嘲笑雷军“没有生活”,但是包括他多年属下黎万强在内的朋友,都认为他现在已经“略懂”生活,他会在周日抽空骑车、开摩托艇,陪家人吃饭,送孩子上学。他也不再那么害怕被人质疑,有人公开在网上叫板说他的小米手机会失败,他不慌不忙回应说:请耐心点,等我们把所有的商业蓝图展现出来再讨论。

在小米成立之初,每个加入员工就被告知能够分到多少股票,“3个月、半年、两年之后这些股票增值,每个人所得大家都知道。这一点和过去的雷总有很大不同。他过去的确在这方面并不特别关注,也许,这是他对’人欲’的重视。”黎万强说。

“我给自己留了4年时间,对其他创始人也说过,如果4年还没什么起色,不会强留大家。”雷军说。

洪波在列举了小米手机的巨大挑战后说,“不过,我仍然愿意给雷军和小米团队一些掌声和祝福。因为人人都知道有多困难,所以勇气才显得更加可贵。”

而作为经验丰富的天使投资人雷军,他对于创业者雷军最想说的是:“因为你什么都有了,总会想这么累值得不值得,所以你得继续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